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笔读小说网 > 无尽剑装

第一集 第二百一十五章、战胜澹台紫月

无尽剑装 | 作者:衣冠胜雪 | 更新时间:2019-03-11 16:33: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官道万古大帝道君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牧神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星辰变武炼巅峰汉乡天唐锦绣
  詹台紫月的年,慢慢的握到了身后的那柄火玉兽角制虏的皇剑剑柄之上,就在她的手握上九天紫皇剑剑柄的那一刻,九天紫皇剑似乎猛然间活了起来,那剑柄的火玉兽角之上,原本暗淡无光的无数血碧纹路,猛然亮了一下,然后竟然给人一种似乎它们在在蜿蜓流动的感觉。

  “铮!”的一声,台下台上。所有观战的人,都只感觉到灵魂猛然一震,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割了一刀,随著一声高昂清悦的龙吟声响起,一道紫色光华猛然冲天而起,仿佛矫龙一般在空中一个盘旋,随即光芒一敛,现出一柄古朴无华的紫色古剑起来,握在涯台紫月的手上。

  这柄剑长约四尺四,两指半宽。通体不知道是用一种什么紫色奇铁制成,剑身上面,靠近剑柄的地方,有一个火红色的圆形印记,里面仿佛是囚禁著一个长著四只怪角的图腾。鹰身蛇面,给人一种极为神秘的。

  三阶中级玄兵,九天紫皇剑。终于再次出鞘,第一次是对叶苦,而这一次,是对叶白。

  漆台紫月举手起中的歹,九天紫皇剑在空中,渐渐的绽放出夺目的光华,所有人都知道,暴风雨要来了,或许,这就是涯台紫月的最后一击。没有人认为叶白能躲得过这一击,就算是他那奇怪特异的防御玄技再坚固也不能。

  九天紫皇剑加黄阶顶级攻击玄技。剑之残象,威力已经不弱于一些绿阶功法了。

  “师!”

  扇台紫月目光凝注在对面的四块青色巨木上,忽然,轻轻一剑挥出。

  这一剑是那样的轻,轻得仿佛连风都不忍惊动,九天紫皇剑已经击出了,可是在谤台紫月的手上,还有一道残影。

  “剑之残象,每一剑挥出,至少都要留下一道残影,涯台家族第一剑诀!”“好快,好快的剑!”

  这一剑是那样的轻,那样的慢,但是,落在别人的眼里,度却又是那样的快,那样的迅,仿佛一道紫色的闪电劈过。

  目标,巨木囚笼剑阵!

  没有什么意外生,仿佛推枯拉朽一般,那四块青色巨木,触到九天紫皇剑的第一瞬,就分崩离析了开来,心丁”的数十声清响,“啪啪啪啪”至少有四五十截的断剑从天空中掉下,落到擂台之上。

  金部断作了两截,被涯台紫月一剑削断,这些普通凡铁,怎么可能挡住三阶中级玄兵,九天紫皇剑的一击?

  布剑之剑全断,巨木囚笼剑阵自然也不攻自溃,台下众人愕然。

  诱台紫月也不由微微一呆,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变局,“怎么这么轻易?”所有人心中都升起这一个疑问。

  在他们看来,那四块青色巨木。竟然防御力很强的才对,绝对不在詹台家族的黄阶顶级防御玄技“血布衫”还有叶苦的黄阶顶级防御玄技“固步自封”之下。

  但是,就是这么一击即溃,根本连抵挡一下都没有!

  紫色的剑气,在冲破四块青色巨木之后,继续前冲,向著冉目不动的叶白冲去!

  “都这个时候了,叶白在做什么?”

  擂台下,叶家弟子聚集处。看到四块青色巨木被一击而溃,而那道九天紫皇剑的剑气,再无阻挡,依然以雷霆无均之势,冲向叶白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了一下,脸色青的问道。

  而无数的观众,心中显然也有这个疑问。

  观战台上,叶天问,心幻长老的心再次纠了起来”拍桌而起,这一次,可是九天紫皇剑,就是叶天问,心幻长老都不敢硬抗,叶白还闭著眼睛,他在干什么?

  而谤台紫月在挥出那一剑之后。因为被巨木囚笼挡住,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她也没有想到这巨木囚笼剑阵如此不堪一击,当九天紫皇剑斩破四块巨木,继续前冲,距离叶白已经不过半丈距离,再想收手,已经不及!

  就在这个时候,叶白忽然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双目之中,仿佛品道精光闪电,一闪而过,登时刺痛了在场所有观众的眼睛。

  然后,下一刻,他的脚步神奇的一转,仿佛踏在水面,九天紫皇剑的一剑,就此避过,”

  但是,这还不够,下一刻,他的身形猛然一动,一瞬间,由极静至极动,仿佛无穷的电光折叠在一起。猛然间,就到了语台紫月的面前。

  手一抬,一道青白色,中间带著一丝赤金血线的剑芒猛然从他的指间飞出,以一种人类目力根本无法企及的度,直奔涯台紫月的咽喉。这一瞬,涯台紫月正在愣。加之攻到叶白身前,近在咫尺,根本避无可避!

  那道青白剑芒“唰”的一声。就到了谤台紫月的咽喉之下!

  这下,轮到观战台上的诱台傅大惊失色了,“啪”的一声,猛然拍桌站了起来,脸上干干净净,退得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小心碰倒了旁边的青瓷细杯也没有注意,就连闰柔然眼睛中也露出一抹惊色,“呼”的一声站起了身子。

  就更不要提台下的众多人了。

  全都一个个没有反应过来,剑芒就到了赡台紫月的咽喉之下。这度,简直比涯台紫月的九天紫皇剑,挥出的剑之残象还要快上一倍,不。是两倍,三倍,四倍”,五倍。十倍,

  到底有多快,没有人能说清。

  几乎是心念一到,剑就到了涯台紫”咽喉!下,中间根本没有经过任何的讨这是什存玄技?

  所有人都脸色苍白,如果是他们对上,几乎必死无疑。

  而现在,涯台家族年轻一代第一强者,又能挡得过去么?

  蒋台紫月自九天紫皇剑击破巨本囚笼剑阵,就觉得有些不对,这东西的威力再不济,能挡住自己两道用身意幻形诀布置出来的“虚拟剑灵”怎么也不至于如此枯巧,一碰就溃”再见到剑阵后的叶白,居然在自己九天紫皇剑折出的时候。还闭著眼睛”好像根本没有防备的样子,她就知道一定有问题。

  叶白不可能这么做,这中间有什么问题?但是那一刻,根本不容她考虑太多,九天紫皇剑已经要斩到了叶白的身上,被九天紫皇剑斩上一剑,除非有绿阶的防御玄技。否则再多的防护,也是一剑毙命,偏偏她已经收不回来。

  但就在这时,叶白睁开眼睛。眼睛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惊醒了她,这一切都是个局,她脚下一动,已经要闪避,但是”太慢了!

  平时引以为傲的紫移电诀,根本没来得及展开,一道奇特的青白歹芒就出现在叶白的指间,一出现。整个擂台上就一下子冷了下来,凛冽的剑气,冲得罡风乱飞”滞的一声,就到了自己面前,到了自己咽喉之下,刺骨的寒冷,她只感觉到肌肤一下子颤栗了起来,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临近,是那么的冰冷。

  紫移电诀,根本没有这道剑芒快。这是什么剑芒?

  知道来不及,她干脆不避,身体一振,身上适时的出现一团血色光晕,仿佛是一件衣衫的模样,式样奇特,将她保护在其中。

  据台家族第一防御玄技,黄阶顶级血布衫。

  观战台上,语台傅轻嘘了一口气。好还,这道剑芒度虽快,但他并不相信,四大世家还有谁能击出一道能击破涯台紫月防御玄技血布衫的攻击来,度快有什么用,,

  所有观众也轻嘘了一口气”然后,还不等他们转念,下一刻,他们就睁大了眼睛,仿佛见鬼。

  青白剑芒,没有任何阻碍,“哧”的一声,穿透瘩台紫月匆促之间在身体之前布下的黄阶顶级防御玄技血布衫,从语台紫月的脖子下一掠而过,一道细细的血线渗出,青白剑芒再飞出数十丈外,才开外消散,化为一团青烟,“砰”的一声,消失无踪。

  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

  太极广场上,人人像是被捏住了脖子似的,只能无意识的出“咯咯”鸭子一般的叫声,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珠,仿佛要突出来,整个擂台下面,看到那道血线飞出,一时间静寂若死,所有人都石化的僵在了那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观战台上,婚台家家主窘台傅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了全部的力气,整个人“嘭”的一声,无力的栽倒在了太师椅上,整个人似乎再也没有灵魂。

  叶家家主叶天问,心幻长老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再没有一丝血色,苍白无比,而其他的叶家长老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神色惊恐,脸色灰败!

  叶白杀了涯台紫月,叶家叶白。在擂台上杀死了语台紫月!

  直到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整座擂台下面,才猛然爆起了剧烈的尖叫声,刺破虚空,无数人的尖叫。惊恐的声音,仿佛灾难一样曼延起来,随后,踢踏声,奔跑声,无数人才想到这件事可能导致的后果,开始逃窜,生怕受了池鱼之灾。

  很显然,所有人都明白,涯台紫月死在了叶白手上,这件事有多大?据台家族未来的希望,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居然死在了叶家叶白的手上。他们已经不再想去这件事居然可能生,叶白居然战胜了涯台紫月”而是,谤台家族在看到这件事后,可能采取的行动。

  火云城要大乱了!

  而闰柔然,开始也惊了一下。但是片玄之后,他就现不对,仔细看去,箔台紫月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并没有倒下!

  她咽喉下的那道血线,似乎只是划破了一丝皮肤,那道剑芒,并不是直冲著她的咽喉去的,而是略偏了一下,从她的咽喉一侧帝的飞过。因为度太快,产生的气压风割才让谤台紫月的脖子下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痕,鲜血一下飙出”而众人全因为一时完全不能接触这个现实。产生了不好的联想,所以才以为,是叶白杀死了詹台紫月。

  叶白在最后那一下,留了手,故意偏了一下。

  冉柔然看向叶白,这时再也不是一丝的轻松随意,而是多了一份郑重。

  好犀利的攻击玄技”这到底是什么玄技,绝对不是黄阶玄技可以挥出来的,而且,,只怕也不是普通的绿阶玄技,就是自己,如果骤不及防之下,也不敢说一定能挡下。

  而且很显然,叶白修炼的,还只是初级层次,并没有练到大成,如果等以后威力大了,这道青白剑芒到底能产生多大的威力,他不敢想像。

  叶白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一瞬间增重了起来,甚至越了瘩台紫月。

  擂台上,涯台紫月呆了很久,,很久,

  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距离死亡那么近,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是那样的令人绝望,,

  就在那一瞬间,引……为自只就要死了,但是,最道右芒在接哲她秘府。口小一瞬间,却巧妙的转了一个弯,挪开了半寸。

  就是这半寸,就是一个。从生到死。从地狱到天堂的距离。

  但是直到此时,她还不相信自己会败了,败在一个自己从来没有重视过的对手手上”叶家叶白。这个名字。她以前并不是没有听说过。可是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就连叶苦,那个。号称仅次于她的人物,累累被人并列,她也从来就没有觉得,叶苦是自己的一个对手过。

  她自傲。但是她有自傲的本事。从到大。一出生。几乎所有的光芒就都是她的,无论是修炼功法还是玄技,她都一日千里,进境神,出了同龄人太多。

  那个时候起,她就被冠以天才的名号。从难得一见的天才,到十年天才,到百年天才,直到最后。成了千年天才。

  甚至,,还有人称呼她为万年天才。她不觉得天才这两个。字有多么了不起因为家族中还有其他很多的天才”可是,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眼”再到后来,她被选入内宗,重点培养,迅崛起,就连家主都亲自教导,还有一些隐秘的长老,轮流教她,别人苦苦追求的功法。丹药。玄兵,全都不是问题”

  别人难得一求的灰阶功法,她看都没有看过一眼,从最开始,就是修炼黄阶低级”然后,黄阶中级。黄阶高级”到最后,家族内的几本黄阶顶级玄技全部给了搬了过来,任她挑选,,

  然后,不久之前,就连家族内最为珍贵的。只有家主一个人能够修炼的绿阶中级功法,《先天血功》,也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有什么珍贵,哪怕是先天血功,她只要修炼修炼再修炼”果然,以她的天姿,先天血功很快修至小成,这个度,甚至让涯台家主谤台傅都为之惊讶,不断的称呼她为难得一见的天才,天姿过人。同辈中没有敌手。

  至于丹药,各种中高阶的丹药,像糖豆子一样的给她吃”甚至,连谤台秘境中,那柄高高悬在九悬天镜之上的紫色古剑,因为她的一时好奇,也给她取了下来,从此,这把涯台家族秘不外传,从来没有人知道的三阶中级玄兵,象征诱台紫族兴亡成盛衰的九天紫皇剑,就成为了她的专属玄兵,归她所有,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拔出来过,因为不需要。

  直到这次的四宗会武”家族要她无论如何,要拿第一,她想也没有想的就答应下来。因为她觉得不可能有人胜过自己。

  果然,一路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挡,对手都太弱,太弱,太弱”,一个个太弱,甚至第一个人,连台都不敢上,就退缩了。

  直到遇上叶苦”但是,依旧太弱,最终,她虽然拔出了九天紫皇剑。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对方的要求。她并不需要这把剑,果然,最后,她依旧胜利,距离第一,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她从来没有认为这是距离,在她的心目中,在战斗之前,就已经是她的了,而对手,也是一个叶家的弟子,但她也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

  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

  她只是走一个过场,不过结果有点出乎她的意料,,第一招,虽然她只用了六分力,但是对方竟然接了下来,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依旧太弱,她还有太多的招式没有用,她根本就没有用全力。

  直到第二招,自己使用出黄阶顶级幻技,身意幻形诀”对方用出一门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防御玄技。竟然化成四块青色巨木,挡在自己面前。两枚虚拟剑灵,无功而返”她才生出一点好奇,可直到此时,她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败。

  她动用九天紫皇剑,只是想看看那四块青色巨木,到底有多坚硬而已,,然后,结果出乎了她的意料!

  四块青色巨木一触即溃,而对方闪过那一剑,接著,一道青白剑芒飞过,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剑芒就从自己咽喉之下掠过。

  只差一寸,一寸之距,对面那个年轻男孩,故意的偏了一下方向,但是她自己,自己输了!

  输得很惨,如果这不是擂台,如果这是生死仇敌之间交战”现在的自己,已经死了,成了一具尸体。

  但是,这怎么可能?

  直到此时,她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觉得一切都是幻象,所以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站了很久,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掉,,

  直到台下的践踏声,惊叫声响起,她才反应过来,伸手一摸脖子之下。入手湿润,粘粘的,是血迹,一道细细的血痕,这不是那道剑芒割出来的,而是因为它的度太快,形成的风割割出来的”她根本不能想像,那一刻,那道青白剑芒到底有多快?

  这天下,有能躲得过这一招的人么?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连黄阶顶级防御玄技血布衫,都一穿而过,这一道剑芒,有多厉害。

  就是自己的防御再强一倍。也抵挡不住。

  她是一个极为高傲的人,既然输了就不会负帐,虽然她依旧不相信。但是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将手伸到面前,看著那鲜艳的红色。她呆怔良久,然后走到叶白面前,淡淡的道:“我输了,你是第一名!”

  说完这句话,她就转身走

  直到此时,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快看,瘩台紫月没有死,她还没有死!”

  登时,这一句话,在骚乱的人群中。引起了仿佛连锁风暴一样的轰动。“什么?”所有人都转头望向台上。就看到涪弃紫月走到叶白的面前,亲口说出:“我输了”然后走下擂台的身影。

  “这,这怎么可能?”

  当场便有不少人结结巴巴的叫喊道。他们刚刚明明看见,那道青白剑芒,一瞬间贯穿涯台紫月的防御玄技血布衫,从她的咽喉之下掠过,血珠飞溅。

  “灿,,她怎么可能没死?”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是出现了幻觉,死劲的揉,再看,还是一样。

  涯台紫月依旧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根本没有死去。

  被台下的声音惊醒,观战台上。涪台傅的头狠狠的转了一下,身后。涯台家族的几个长老不敢相信的看向台下,随即,一个。个抽风般的叫了起来:“紫月没死,紫月没事。家主,紫月没死!”

  “什么?”

  涯台傅一惊而起,当即站起,抬头看去,果然,涯台紫月还活生生的站在那里,走向台下。

  “紫月没死!”

  一瞬间,两行老泪,划过他的面颊。在这一瞬间,仿佛灵魂归体,重新有了知觉,他颤抖著手,扶住身边的椅把,在这一刻,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那种痛苦。他永远不想尝试第二次。

  “家主,长老,语台紫月她没死,没有死啊!”

  叶家的几名长老也激动不已。颤抖著声音说道。

  “什么?”

  叶家家主叶天问和心幻长老急忙同时抬头往下往下,果然看到谤台紫月活生生的走下擂台,一瞬间,被抽空的力气回到他们身上,巨大的惊喜让得两个即使久经阵仗的人,也不由得一阵心有余悸。

  叶天问:“这个臭小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心幻长老:“嗯,是的,不折腾一般,吓死人半条命,不是叶白!”

  身后,众叶家长老,同样是一脸冷汗,如果今天瘩台紫月死在了这里”他们也不知道会生什么,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而且,叶白战胜了谤台紫月,成为了此次四宗会武的第一名,这原本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却真实的生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想及此,叶家的人脸上猛然出现了巨大的惊喜之色,被无穷的狂喜淹没。

  “他成了第一,那岂不是那件东西。将落在武们叶家的手中!”

  叶天问与心幻长老面面相觑,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敢相信的道,都被这突然冒出的一个,念头惊得不能置信。

  第三更。六千四百字大章!

  本来我是想码三千字的,三更一万一。现在是三更一万四千!

  因为我更了第一章后,片刻间就加了十多票,我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更了第二章后”立即过了第十名,而且还多了七票!

  看到无尽剑装的名字,出现在玄幻分类前十的最末尾一个数字上。我忽然一瞬间热泪盈眶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很久。很久,这是第一次。这是努力了这么多天的结果。

  说实话,现在月票真的很艰难拉,很多大神都只能得到一两百票,我能得到这么多票,很意外,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所以我想说,谢谢,谢谢,谢谢几谢谢你们!

  更这一章之前,看了一下总字数。七十万字了,不久前还是六十万。这几天,每天一万以上,连续六天”知道我的人,肯定知道,这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其实我今天开始的时候很困。我八点的时候还要晕晕乎乎的,打哈欠。想睡觉,如果是以前我一定告诉自己,断一天没关系,但我这次没有,用热水淋醒,清醒头脑,然后安定心神,开始码字,

  甩为我知道,放弃一次,后面就可以一直放弃下去,这或卑是我这几年码字最大的毛病,但是我这次想改正自己,我要努力。

  连续几天爆,是人就会疲倦。我今天就疲倦了,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战胜,又回到以前的老路,战胜了,就是一条新的道路。

  结果,我今夫码到了两点一十。码出了一万四千字。

  我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我想。我要坚持到我能坚持到的那一天。因为我知道,我距离别人并不远,成绩不如别人,照样可以努力,所以我努力的拼,大家的支持我也清晰的可以看得见,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是没有过的。忽然很感谢这种感觉,自己努力,大家支持,这才是支持每一个,写手最大的动力。

  谢谢你们!

  最后,说了这么多,前十依旧很危险,七票,随便一会儿就能上来。我希望能保住,丙能把这种动力,这种感觉。一直带到月末!一直爆下去,拥有这种感觉。

  好了,第一集已经正式开始完结了。明天是最后一天,大家一起用月票,顶起来,庆祝第一集的结束,第二集的开始。

  继续求月票”这后面是不计字数的,章节字数六千四,后面加上。过了七千,我修改成了6口口口
无尽剑装最新章节http://www.xajnw.com/wujinjianzhu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文娱教父破庙有神仙极道特种兵韩娱之星光灿烂魔王神官II龙游小溪美职篮之王黑脚锦衣风流垂钓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