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笔读小说网 > 无仙

第六百二十二章 花尘子

无仙 | 作者:曳光 | 更新时间:2019-02-11 20:36: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王全能修炼系统巫在异界洪荒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点道为止牧神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至尊剑皇无敌天下
  感谢书友贾仙人的月票支持!

  ——————————————————————————————————————

  光芒闪过的刹那,林一情知中计,足踏清风便yù疾遁,却是‘砰’的一下撞在了一层禁制之上,被反弹了回来。[ ~]他双眉竖起,转而又冲了上去,狠狠挥动着手上的金剑,往前猛劈。

  “砰”的一声闷响,光芒扭曲之中,金龙剑凌厉的攻势尽数落空,浓重的黑雾陡然爆发,瞬间笼罩了洞口所在的这片地方。石山,大海与蔚蓝的天空,于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魔气涌来,林一驱动龙灵护住了周身上下,回头去寻方才的洞口,却同为禁制所封闭。此刻,他被困在了这阵法之中。

  “嘻嘻!有我在此cāo持阵法,你断难脱身……”花尘自半空中缓缓落下,手上接连打出了一串手诀。她神情得意,又笑道:“这阵法本来是为祝皂留着的,却不想用在了你的身上,着实令人意外呀……”

  猝然生变,林一反而沉静了下来。这女修为高强,心智过人,无情而狡诈,且手段多变,使人应对不迭。而自己所遇到过的对手,又何曾有过一个是弱者呢!

  一阵鬼哭狼嚎声突然在阵法中响起,林一留神戒备。黯无天rì下,黑雾翻腾,前方有两点红光由远至近。随即,一身高两丈的怪物瞪着小灯笼一般的眼珠,手持一丈余长的粗大牙棒,气势凶恶地冲了过来。其袒胸露背,兽皮缠身,黑毛遮体,气势骇人。

  林一眉梢轻挑,手臂一振,金龙剑的剑光暴涨。将其双手合握,他身形一动,快若疾风,霍然劈下了一道金光。

  “轰——”

  怪物的牙棒尚未落下,正呲着带着血腥的獠牙汹汹作势,便被金光连肩带背劈作了两段,竟是化作一阵黑雾散去。

  一击得手,林一双脚未及落地,四周又涌现出了四、五个一模一样的怪物。[ ~]这些魔气所化的怪物,每一个都有着不输于金丹初期的修为,瞪着血红的眼珠,高举大棒,杀气腾腾。

  暗啐了一口,林一奋力将临近的一头怪物再次斩杀。一时兴起,他脚不沾地,剑去如虹,又是“轰、轰”的几下。一片耀眼的金光中,怪物轰然崩溃。方将四周扫荡一清,黑雾中又有无数的怪物不断涌现,使其杀不胜杀。此外,还有那熟悉的笑声从远处传来,洋溢着自得与嘲讽。

  一时半会儿冲不出去,林一皱了下眉头。他不再与那些怪物纠缠,而是随手抛出了四象旗,布下了一个阵中之阵,这才运起了‘幻瞳’向阵外看去。

  花尘眉目欣然的样,正立于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上。她对阵法中的情形一目了然,见林一突然停下,还闪动一双赤眸看来,这女不由一怔。忙又祭出了一串手诀,可魔气所化的怪物尽为四象旗阵所阻,其讶异道:“林一,杀魔物多有趣呀,你怎么不动手了?我本想着累死你呢!嘻嘻……”

  若是一个男这般的装傻卖呆,定是要为人所唾弃。可这么一个娇媚的女施展出同样的手段来,着实令寻常人难以招架。林一摇摇头,反问道:“你为何不去追阮青玉?”本以为这女又会生出狡辩来,谁想她小嘴一撇,委屈道:“还不是因你的缘故!洞口被你占据,人家无法靠近那石门,即便是杀了阮青玉亦于事无补呀!林一……”

  见阵法中的魔物一时奈何不了林一,花尘索xìng罢手,于大石上盘膝而坐,笑着说道:“我二人不妨联手如何?进了那洞府之后呢,你我各取所需,岂不是好事一桩吗……”

  林一的唇角挂着一抹冷笑,转而打量起花尘所布下的这个阵法来。‘幻瞳’之下,洞口所在的这个已干涸的水塘中,阵旗的所在清清楚楚。若非有人cāo持,他自信可以将其强行破除。

  “这洞府乃是我门中祖师的一处闭关之地,里面不仅有各种法宝秘笈,还有寻找通往仙域途径的法……”花尘对林一的冷漠毫不计较,循循善诱道:“进了洞府之后呢,法宝与秘笈归你所有,我只须寻找祖师所留下的一样东西即可,你以为如何呀?我可是诚意十足哦……”

  林一对诡计百出的花尘不予理会,却是暗暗忖思。( ·~ )这个女所在意的还是下面的洞府,而自己暂时亦无法脱身……

  “祝皂这人品行不端,当初于未央海见我一个弱女便yù行不轨。无奈之下,我便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并指出了洞府的所在。他无法破除石门的禁制,这才答应与我联手。可要寻找十个金丹修士作为破禁的血食,着实不易。如此这般,又耗去了数年的工夫,这才凑够了人数……”

  花尘话语轻软,款款道来,好似与人促膝谈心一般。她接着说道:“不过,没人想骗你林一哦,是你自己冒出来的。祝皂与阮查是怕被你分了好处,阮青玉是想借你之力……她倒是有眼光,还真的倚仗你的庇护才逃得了一条xìng命。这人xìng啊真是有趣,而我呢……”

  四象旗阵撑起了一片十余丈大小的地方,林一安危无虞。他将金龙剑横于膝头,安然而坐,听那女说话。

  “破禁的时候血食不够,正好拿你可以充数!嘻嘻!”天真烂漫地笑着,花尘又说道:“祝皂死了便死了,谁让他隐藏修为骗我呢!还有你,同样不是个老实人……嘻嘻!”

  见林一始终默不作声,花尘极为有耐心地说道:“你以为我在骗你吗?没有啊……我一个弱女,总不好与人打打杀杀,惟有行君之道。与你这些男比拼心智,可不就是如此吗……”

  仅凭着口舌之利,便使得十位金丹修士殒命于此。好一个君之道!林一突然出声问道:“你来自何门何派?”

  问话声穿过阵法传了出来,自言自语中的花尘好似被惊扰了,不由愣了一下神。她咦了一声之后,笑道:“我便是说出了自身的来历,你又会相信吗?”

  “说不说在你,信不信在我……”林一随声回了一句。

  花尘端坐于大石之上,任海风吹来扰乱了鬓发。她轻抬起jīng巧的下巴,淡淡瞥了一眼阵法中的林一。见其坦然处之的模样,这女不以为然地狡黠一笑。随其,眼光又落在了自己右手腕的那只玉镯之上。

  将那只玉镯轻轻摩挲了下,花尘的秀眸中闪过一丝黯然。片刻之后,她没来由地发出了一声轻叹,转而看向了那碧海,还有蓝天。

  少顷,花尘说道:“你已逃不出阵法,我便是说了又有何妨……”见林一不出声,她将玉腕隐于粉红sè的裙袖中,这才接着说道:“我来自梁州的天道门……”

  林一双目微阖,神识中却是留意四周的一切。闻声,他神sè一动。天道门乃是有着化神后期高手坐镇的大仙门,这女的来头不小。其随后问道:“魔修?那位松云散人,便是你师父?”

  花尘未曾答话,先是嘻嘻笑了一声,却是多了几分暗讽的意味。她说道:“魔修即天道,天道即魔修啊!有何不可呢……你所说的乃是我师门的祖师,梁州第一人,九州盟的九大长老之一。而我……没有师父!”

  话至最后,提到师父一说,花尘语气多了几分寒意。只不过,魔修即天道的说法,使得林一颇为的诧异。

  “那石门的背后,便是松云散人的洞府吗?你之前所说的秘辛,又是何意?莫非,这一切只是你的一个借口?”察觉到了花尘的异样,林一无心计较,问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破除魔禁,竟要十条人命献祭,这法着实歹毒!你天道门行事之龌龊,令人不齿……”

  花尘佯作惊呼了一声,而阵法中的林一无动于衷。她秀眸闪动,又轻笑道:“你年纪不大,胆却是不小,竟敢指责起闻名九州的天道门。若是让我那些同门知晓,你又岂有命在呀!”

  此时已是rì落时分,海天尽为彩霞浸染。花尘往西远眺,眸光里一片斑斓。其脸颊上罩着一层霞光,愈发显得美艳动人。

  花尘冲着远方默默出神,须臾过后,又转过来看向阵法中的林一,有些无奈地说道:“先前所说,并非谎言,此祖师非彼祖师呀!这洞府已存在数千年之久,据传……”

  稍示踌躇,花尘又冲着林一轻笑道:“你有所问,我有所答,足见彼此联手的诚意呀!”见对方依然不为所动,她不以为意地接着说道:“我九州境内,后土仙境早已是众所周知,可还有一处勾陈仙境不为人所知晓……”

  话至此处,花尘有意卖了关。却见那人兀自波澜不惊的样,她不由娥眉微蹙,娇哼了一声,说道:“据传,于后天仙境中,这位祖师曾获得勾陈仙境的下落,并将其所在的情形,拓印在了玉简上……”

  林一虽是不动声sè,心头却是讶然不已。当初从玄天上人留下的乾坤袋中得到不少的东西,其中便有这个勾陈仙境的舆图。花尘的为人不足为信,可她这番话或许是真假参半……

  “之后,祖师便于此处……闭关,直至身陨道消。勾陈仙境的去向就此成迷……”花尘说着话,禁不住再次翘首西望——

  残阳如血,将海面上映得火红一片,于沉入黑夜之际,怒放着它最后一次的灿烂……

  “九州的修士,从未有人飞升成仙。化神的修为,已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修至化神又如何?便如这rì暮,免不了坠落呀!既然知晓了最终的下场,我不甘,我不愿……”

  花尘轻声自语着,远处的火红缓缓沉去,又在她的眸中渐渐燃起。

  海边的大石上,这女于沉醉的霞光中留下一抹剪影,宛若一尊玉雕,沉静而优美!

  阵法之中,林一不禁抬头看去。

  那女转首回望,秀眸明亮,神情委婉。脉脉看着林一,她柔声说道:“我进了洞府之后,只寻那载有勾陈仙境的图简。天才地宝、丹药秘笈,尽为你所有,如何?”

  暮sè之中,花尘更显俊俏而楚楚动人。其话语婉转,情深意切!这好似一个娇弱女,予取予求,只为天涯与共,使人不忍、亦不能拒绝……
无仙最新章节http://www.xajnw.com/wux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无尽剑装文娱教父破庙有神仙极道特种兵韩娱之星光灿烂魔王神官II龙游小溪美职篮之王黑脚锦衣风流